阅读历史
换源:

1、居士请留步

作品:日常系道长|作者:凤尔|分类:武侠修真|更新:2020-02-23 13:04:53|下载:日常系道长TXT下载
  天柱山。

  位于汉江省南部溪中县,横亘在慕阜山脉中段。

  境内。

  奇峰耸立,幽谷纵横,飞云荡雾,古木参天,竹林似海,百川挂岩,千峰竞秀,万木争艳。

  春可赏花,夏可避暑,秋赏红叶,冬可领略北国风光。

  既有江南山峰的奇秀,又具有塞北岭岳之雄、险、奇、幽。

  太乙观就坐落在天柱山第二峰的山岗上,道观中供奉着太乙救苦天尊的神像。

  道观是青砖灰瓦的结构,几根房梁凹凸在外面,上面刻画着各种神兽,到是十分的古香古色,只是略显沧桑陈旧。

  前面是一间主殿两间侧殿,后面的一排有三间房子,供人寝食起居。

  李天然给太乙天尊的神像上了一炷香,便盘腿坐在蒲团上抱元守一闭目打坐。

  没过多久。

  就传出一阵细微的鼾声……

  日上三竿!

  李天然睡得饱饱的,站起来撑了个懒腰,走出太乙观绕到后山。

  一座长满杂草的新坟前,墓碑上刻着李静虚几个大字。

  十年前。

  李天然在读小学六年级,遇到了仙风道骨的李静虚。

  李静虚赞扬他根骨极佳,乃万里挑一的修道奇才。

  但若不跟着他上山修炼,便有可能会惨遭横死,必定活不过十八岁。

  而跟他上山修炼,则将来会证道长生。

  李天然的父母精明强悍,在改革开发初期就下海做生意,从草根成了名震一方的企业家,可却偏偏非常地封建迷信,被李静虚连哄带骗给唬住了,最终亲手把李天然送上了山!

  上山之后。

  李天然负责给李静虚烧火做饭洗衣服,说是三年之后会给他传授真本事。

  明明说好是三年!

  可三年之后又三年,三年之后又三年!

  “马上就快十年了啊!师父!”

  “哎,算了,人死如灯灭,还跟一个死人去计较啥呢!”

  李天然自觉有些无聊,又沿着原路下山去了,从道观里搬出一把太师椅,躺在一棵几人合抱的梧桐树下,透过树叶之间的缝隙欣赏美丽的蓝天,嘴里还嚼着一根刚从山上顺手摘下来的野草,思考着是否舍弃太乙观下山当个富二代算了。

  “叮!”

  “日常系道长系统降临中……”

  “日常系道长系统已绑定完毕!”

  “作为日常系道长的主人,你的每一次呼吸都是在修炼!”

  “当前系统等级1级!”

  “每呼吸一次,都会将自身精气,转化成0.0001缕真气!”

  “消耗真气产生经验值,可以升级系统!”

  “当前经验值0/100!”

  “做好事可以获得随机奖励!”

  “另外还有更多新奇的玩法等待宿主开发解锁!”

  李天然猛然间从太师椅上立起来,足足愣了几秒钟的时间,确认自己并没有产生幻觉。

  “哈哈!”

  “终于等你,还好没放弃……”

  “十年了啊!风水轮流转,今年到我家啊!”

  李天然放声狂笑,眼泪都快要出来了。

  “嗯?不对啊!没有新手大礼包?”

  李天然在山上没事的时候,也经常在某点中文网看书,书里的主角得到系统后,一般都会附赠新手大礼包。

  “宿主有大礼包待领取,请问是否立即领取?”

  “立即领取!”

  李天然毫不犹豫地道。

  “要不是我在某点中文网,阅遍各种网络小说熟谙各种套路,老子的新手大礼包就要被狗日的系统给吞了!”

  李天然对日常系道长系统表示强烈的谴责!

  “检测到宿主正在侮辱系统,给予雷击警告一次!超过三次,将降下雷罚!”

  “额,我还是点开新手大礼包吧!”

  李天然刚刚还气焰嚣张,顿时就变老实下来,用意念点开金光灿灿的新手大礼包。

  “通天神眼:道门、佛门类系统开局必备金手指,可测祸福辩吉凶断生死,上观三十三天天外天,下察九幽十八层地狱,被评为百年十大装逼神器!”

  李天然眉心多了一道浅浅的紫色竖纹,脑海中涌现出许多关于通天神眼的信息。

  系统给出的说明很厉害!

  李天然先是大喜,然后又有点失落。

  通天神眼总共有九层,而他现在还只是第一层,只能够预测人的灾难,需要每天采纳清晨的紫气,炼化紫气才后能够升级!

  “呵呵,也不着急!反正做好事还可以获得随机奖励,大不了每天多做些好事!”

  “总有一天!我能直上九天揽明月,再潜深海捉蛟龙的!”

  李天然平复激动的心情,冷静地思索着系统的问题。

  “有这系统之后,我每呼吸一次,都将将自身精气,转化成0.0001缕真气,一天是二十四个小时,一千一百四十分钟,八万六千四百秒,就算每一秒钟呼吸一次,每天也只能产生八缕真气!”

  “听老头子说,道家的修炼,第一步是打熬身体,俗称百日筑基,但实际上这个过程,却不止一百天,再后面就是炼精化气,用真气打通周身的经脉,我这算是直接跳到这一步了!但每天八缕也太少了,不知道需要多少年,才能将周身的经脉全部打通!”

  “消耗真气可以产生经验升级系统,等有了运用真气的法门,很有必要将系统进行升级了!”

  李天然看到了修道的一线生机,没有了继续咸鱼下的心思,把太师椅搬回到道观的院子里,坐在蒲团上拼命快速地呼吸着……

  天色突然变得阴沉下来。

  窸窸窣窣。

  下起了小雨。

  山上的叶子被雨水冲洗过后显得更加翠绿了。

  崎岖狭窄长满荆棘的山道上。

  一行六人两男四女,全都穿着迷彩服行军鞋,头上还带着军帽,背着大号的防雨书包,冒着小雨行色匆匆,朝山太乙观的方向奔跑着。

  李博文瘦瘦高高的带着一副厚厚的眼镜,满脸络腮胡一头卷发,明明刚刚二十来岁,可外表却比年近三十的指导老师陆远行更加成熟,跑在队伍的最前面探路,远远地看到了雨中的太乙观,喜出望外地回头对陆远行道,“老师,前面有一座道观,咱们进去躲雨吧!”

  陆远行中等身材,一张圆圆的脸,望上去和蔼可亲,没有半点老师的架子,“行!大家都跑快点,要是衣服全淋湿了,非得感冒不可!”

  四个女生相视一眼露出笑容,铆住了劲比赛谁先到太乙观。

  丁雨兰个子最高,平时又非常爱运动,迈着大长腿跑到第一位,“哈哈,我第一个!”,

  徐开卉、赵施然紧随其后,阮琼音身高只有一米五,背后的书包都垂到大腿上了。

  “终于到了!累死本宝宝啦!”,阮琼音最后一个赶到,直接瘫坐在地上了。

  “这鬼天气,明明说没有雨的,又偏偏下起了雨!”,赵施然整理着跑乱的头发道。

  “是啊,幸亏有一间道观,否则咱们几个都要湿身了!”,徐开卉瞧着丁雨兰、阮琼音、赵施然略微有点水气的衣服饶有意味地笑道。

  “呸!你才湿了呢!”,赵施然第一个反应过来,扭头朝着徐开卉唾弃道。

  ……

  道观陈旧的大门虚掩着,中间有一条几厘米的缝隙。

  丁雨兰探头探脑地朝里面张望着,“咦,这道观里坐着个年轻的道士,剑眉星目模样还挺帅的!”

  阮琼音一听有帅哥,立即从地上爬起来,眯着眼睛往门缝里凑,“哟,的确挺帅的!这拉出去都能直接出道了!”

  徐开卉也趴了上去,双眼冒着红色桃心,“古风美男,而且还是道装诱惑,等下一定要去加个微信!”

  赵施然也挤上来。

  “咿呀!”

  太乙观的老旧大木门被推开了。

  李博文在角落里很郁闷,向陆远行问道,“老师,是我不够帅吗?她们还要去看别的男人!”

  陆远行端详着李博文胡子拉碴的脸,深思熟虑地回了一句,“是的!走吧,咱们也上去跟道长打个招呼!”

  李天然早就察觉到了外面来了一群人,但是他只想多呼吸几次,也懒得搭理他们。

  陆远行率先走到李天然面前,客客气气地向闭目打坐的李天然道,“道长您好,我是汉江艺术学院的老师,这几位都是我的学生,我们想在您的道观里躲下雨!”

  李天然现在只想努力呼吸,将更多的精气转化成传说中的真气,淡淡吐了两个字。

  “自便!”

  陆远行对李天然的冷淡倒是没觉得有什么,笑呵呵地道,“谢谢道长了!”

  徐开卉、阮琼音两个人在一边,握着彼此的手脚尖都颠起来了,飘向李天然的眼神中充满了兴奋,用只有她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,“还是禁欲系……”

  赵施然也觉得李天然长得很帅,不过没有像徐开卉、阮琼音两个容易犯花痴,抱着手臂冷眼瞧着两人道,“刚说要加微信,还等啥呀?上去问呗!你们不敢的话,我帮你们问也行!”

  徐开卉、阮琼音两人像是小鸡啄米一样点点头。

  赵施然平时话不是很多,但做起事来却非常干练,直接走到李天然面前问道,“道长,请问你微信号是多少,能加个微信吗?”

  李天然仍然没有睁开眼,继续保持着自己的呼吸节奏,过了一两秒钟方道,“没微信!”

  他用的还是李静虚留下来的山寨版诺基亚,用来看网络小说都极其的费劲,更何况微信这种占内存的软件。

  李天然说完就像是老僧入定一样。

  陆远行等人见李天然这般,也都没有再出声,怕扰乱了道观的清净,无声地在道观逛了一圈。

  道观很小。

  两间偏殿还上了锁。

  除了主殿的太乙救苦天尊的神像也没有啥可看的。

  雨来得突然,去得也突然。

  陆远行等人在太乙观待了还没到十五分钟的时间。

  外面就风消雨歇。

  雨后清新的空气比七夕的狗粮更甜。

  山风吹来。

  张开手臂。

  仿佛拥抱住了大自然。

  陆远行爬到天柱山太乙观就花了一两个小时,他们待在天柱山写生的时间也非常有限,

  而且他们身上穿的迷彩服,具有一定的防雨功能。

  尽管几人刚刚淋了一顿雨,可衣服并没有打湿多少。

  陆远行决定带着学生们继续往上走,找一个合适的位置停下来写生,便向李天然道,“感谢道长提供一个避雨的地方,现在外面雨停了,我们就不打扰道长清修了!”

  李天然没有作声。

  陆远行带着几位学生往外走。

  李天然想起他刚刚获得了通天神眼,眉心的紫色竖纹亮起将陆远行等人笼罩,脑海中多了一副奇怪的画面。

  一位年轻的老师带着五位学生在山坡上写生,其中一位男生的画笔掉在长满杂草的石头缝中。

  男生弯腰伸手去捡笔的时候,触碰到隐藏在石头缝里的银环蛇,被银环蛇扭身咬到了右手虎口。

  “哈哈,这般神奇!”

  李天然想到脑海中的画面,抑制住内心的狂喜。

  在天柱山银环蛇是二绝。

  既是毒绝,天柱山的银环蛇比其他地方的同品种更毒!

  也是药绝,天柱山的银环蛇在药用价值方面也远胜其他地方的同品种。

  每年天柱山附近都有许多山民死在了银环蛇的嘴下。

  那位男生若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,恐怕会在一个小时之内死亡。

  李天然并非冷漠之人,但他虽然能通过通天神眼,看到那位男生的遭遇,可若直接说明或者提前破坏,都会遭到极其严重的反噬,只能从侧面做些善意的提醒,站起身来,面无表情地冷声道,“居士请留步!”